在下午來到旗津海畔,正好是炎熱的西晒之時,

趁著日頭逐漸西斜,我們決定租高雄好好用的city bike在海邊兜兜風。

 

前往旗津的city bike租賃站路上遇到的灰色牆面,

在太陽的作祟下,成了這樣可愛的樹影與燈籠影畫面。

 

路旁零星的幾株植物點綴,讓旗津的海畔一向充滿南國風情,

自行車道旁即是棕灰色的沙灘,再過去即是藍藍的大海。

 

 

豔麗的太陽將海水懶得金黃刺眼,

因為是平日,所以旗津海畔遊客倒也不多,

團客多半來一下就走,偶有自助旅行的遊客三三兩兩,

如此騎車倒也輕鬆悠閒。

 

 

路過海巡服務處,似乎可以參觀。

 

延著海岸線的自行車道向前,

不過有些地方目前仍在施工中,因此總免不了需要改道的時候。

奮力地踩著單車走著走著,來到了這座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

  

冷冷清清的海畔,面積不大的土地上,種著幾株植物,豎立著幾座不起眼的紀念碑。

這裡是被遺忘的紀念公園,紀念著在歷史的洪流下被淡忘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歷史。

對台灣人而言,當初是那樣的刻苦銘心,如今卻老早隨著風消逝的遙遠記憶-----台籍日本兵。

 

海畔佇立著幾座在海風與歲月的摧殘下,風化凋零的紀念碑與基座。

有誰記得那段往事呢?

曾經的曾經,多少青年與菁英被征召航向戰場,

有些人戰死、病死南洋或中國沙場,

有些人甚至來不及著陸,就死在美軍的魚雷砲擊當中,隨著艦船沉沒,

而那些滿載台灣軍民的軍艦,有半數都是從高雄港出發的啊...

 

因為政權的更迭,

從歌頌大和魂成了捍衛三民主義,

台籍日本兵以及從軍看護婦們立場的尷尬,讓這段歷史成了塵封的記憶,

有誰知道,許多人好不容易歷經萬苦回到台灣,又立刻被抓去中國打國共內戰呢?

有誰知道,這些人當初為大日本帝國犧牲奉獻,最終卻什麼也得不到、連積欠的薪水或戰後補償都得不到呢?

 

坦白說,最初看到這樣傾頹的紀念碑時,我感到相當生氣,

因為依稀記得這個公園與紀念碑似乎都是近十年內才設置的,豈會如此損壞嚴重,

若不是海濱風化嚴重,就是根本沒人妥善維護,

這些失落的記憶早已被當代人從腦中移除,

為什麼連讓這幾座紀念碑在海畔眺望著南洋已故戰友亡靈的權力,都不願意施捨?

 

 

經過詢問,才知道原來是因為不敵海風,所以將這幾座碑文拆下,製成紀念公園中央的紀念碑。

雖然我還是覺得若是紀念碑的設計、材質與管理得當,或許不會傾頹得如此誇張....

 

 

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旁,有一座特地為了台籍日本兵設置的紀念館,塵封了這段往事與歷史。

通常搜尋"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數百筆資料中,查到的多是馬祖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資料,

位於旗津的這座公園卻是乏人問津,

是啊,或許從這點就看得出來這段歷史是怎樣的被刻意遺忘。

 

想起去日本九段下附近曾參觀過的昭和館、甚至靖國神社旁的軍史館,都詳盡的記載了這些歷史,

回過頭看看這些曾為大日本帝國奉獻自己青春、性命的台灣人,就覺得相當不平衡。

 

雖然已經接近閉館時間,但是我們還是把握時間進去參觀。

 

入口呈現同一張臉孔的臺灣人分別穿著日軍、國軍及解放軍的服裝,

這象徵二次大戰期間臺灣青年的舉世未見的遭遇。

 

內部展區不大,通往展區的入口窄門,兩旁以白牆黑字寫著

"掌控現在的人掌控過去,掌控過去的人掌控未來"

 

當歷史的詮釋權在當權者手中時,歷史記憶也會被改寫,

群眾的社會記憶不會有小人物的悲哀,也不會有任何關於違反當權者的記載,

舉目所見,反而是為權勢者歌功頌德,鞏固其權勢,

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也都會是當權者的歷史,

這就是最令人無奈的地方吧!

 

 

從1936年中日戰爭開始,台灣人多舛的命運也就此展開,

在皇民化、軍國主義的鼓吹下,許多台灣人或自願、或被迫的被徵調至南洋與中國戰場,

在軍隊編制中,台籍人多半擔任工員、士兵或者擔任醫師、技術人員等其他工作,

也有一些女性被徵調擔任看護婦、看護助手(及戰地護士)。

在此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在南洋叢林中穿梭自如的高砂義勇隊,

看護婦的聖潔與慈愛形象也深深印烙在許多人的心中。

 

在這些被徵調的人中,許多人不幸客死他鄉,

而幸運歸台的,卻在戰後被調到中國戰場打國共內戰,

其中更有許多人被共軍俘虜,反又成了解放軍!

這樣多舛癲頗的角色轉換,讓多少人歸鄉回家的夢破碎再破碎呢。

 

 

在展區中展覽了過去擔任台籍日本兵、國軍或解放軍的一些文物,

這些文物都是台籍老兵捐贈的寶貴文化資產。

 

 

 

說到台籍老兵,絕對要提許昭榮先生。

許昭榮正是曾擔任日軍與國軍的台籍老兵,

曾為兩個國家賣過命,

也曾因政治案而入牢,甚至被列為海外黑名單。

 

日本?中華民國?

錯綜複雜的認同情感,

與其說是為了國家而入伍奮戰,

不如說他是為了台灣這片故土而奉獻犧牲。

但是這樣的他卻有好長一段時間被列為黑名單而成為國際難民,流亡海外。

 

隨著政治情勢的轉變,許昭榮先生終於得以返回這片讓他魂牽夢縈的故土,

並展開台籍老兵的關懷活動,

除了找回曾任日軍、國軍、解放軍的台籍老兵,

更重要的工作是喚起日本與中華民國政府對這些老兵的注意,盼能為台籍老兵取得應有的權利。

 

2005年11月10日高雄市政府於旗津風車公園為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揭幕。

2005年12月13日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與高雄市政府在旗津興建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正式落成啟用。

2008年高雄市議員竟提案將「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更名為「和平紀念公園」,在同年3月正式通過。

把戰爭兩字拿掉,或許就是對這些老兵最佳的嘲諷。

 

2008年5月20日,

為抗議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籍老兵暨遺族不聞不問,

他,

許昭榮先生,以汽油淋身自焚,

就在旗津的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前。。

 

或許有很多人無法理解他為什麼要選擇如此激烈的手段,

但若能設身處地思考他的立場,便能理解他的無奈,

許昭榮先生絕對不是因為戰不下去而垂頭喪氣,

引火自焚也絕對不是向這個無情的社會與政府投降,

那是一種控訴、一種絕不向敵人屈服的態度,

也是這位老戰士最後的奮力一搏,

像櫻花一樣散華,用行動來證明存在。

 

這裡,是個很嚴肅的地方,

在充斥南島風情的海畔一隅,

這片佔地不廣的小公園卻能更深刻的體現出戰爭的無情與小人物的悲哀。

 

廣場前,象徵台籍老兵的飛羽士兵像靜靜佇立於中央。

在夕陽斜映下,為金色的暮色所圍繞。

 

 

即使曾有議員要把這裡改名,

但我依舊喚這個地方為戰爭和平紀念公園。

那些曾為自身所處國家賣命的人,卻在戰爭結束後完全得不到應有的尊嚴與權利,

那樣的酸楚,又有誰人知?

 

或許有些人認為這些故事離自己很遠,

事實上可能這些老人家都在你我身邊。

如果可以,多關心這片土地,多關心這個社會,

你會發現,台灣還有好多好多為早已被社會大眾所遺忘的動人故事。

 

 

 

最後,

請記得這句話, 

 

"掌控現在的人掌控過去,掌控過去的人掌控未來"。

 

 

延伸閱讀

|新北烏來|英武忠靈還是為了證明自我?-高砂義勇隊忠靈碑、瀑布公園 

|台中清水|清水鬼洞!軍武迷不可錯過的日軍的戰備坑道 

|高雄旗津|旗津道酒店In Young Hotel -海景酒店逍遙度假去 

|高雄市區|85涵館-二訪八五大樓的超便宜側海景房 

|高雄市區|金堡旅店-車站附近的便宜旅店 

 

********************************************

戰爭和平紀念公園

地址:旗津風車公園旁,新旗津區公所對面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10:00-18:0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weetFeena,Sweet LOVE

SweetFe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Taffy
  • 我喜歡高雄腳踏車的顏色~~~~~對了我有認真看你借我的那本關於綠島管訓的書喔
  • 我也喜歡他的清新綠,可惜還是Ubike比較好騎(台北市經費比較充裕吧)
    綠島那本最後一篇我看得好沉重哦!但是是本好書!

    SweetFeena 於 2014/05/27 20: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